从小做一个爱情的见证者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小绿魔正妻黎落喵 的联文

以第三方角度看待三代的爱情

知乎体。









我不想做继承人
私信我看Osborn三少出柜照





谢邀。
今天我就不匿名了。

  我的名字叫做Nora Osborn,看名字就应该能把我的身份猜出一个大概了吧。
  作为Oscorp的第四顺位继承人,我觉得每天都过的很担心,因为我顶头上的三个哥哥的表现让我很害怕明天他们就要让我成为Oscorp的新总裁……虽然我的父亲,Norman Osborn先生还很健康硬朗。
  作为这个家庭里唯二的双商平均可上一百二的人(另外一个是我妈),我已经对我哥哥们的恋情想骂一句mmp。天天秀秀秀,都不为我这个未成年单身狗想想。
  



  最先开始刺激我幼小心灵的是我的大哥,他二十岁的时候终于看清楚自己的性取向和喜欢的人是谁。作为旁观者才十一岁的我都可以看出来他和他的大学同学Peter Parker情投意合,但是两个人就跟没事人一样,只当对方好兄弟……
  知道那天我看着大哥把人Peter女朋友(很快两个人就分手啦)Mary Jane的照片挂在飞镖靶上后,我欣慰的觉得他脑袋终于开窍了。但是,一周以后,他还是没有把飞镖投中红发女郎的头,甚至照片边缘都没有碰到……


  最后还是我助攻了一把。


  当我第三次问我大哥一样的他解不出来的问题后,他决定把我交给他的暗恋对象,因为Parker家的人还是挺聪明的。但是我怀疑他就是为了见Peter Parker,其实那个问题我可以去问我三哥但他就没想过。至于我到了Parker家实际上就花了三分钟时间解决问题,又花了一个小时吃了下午茶。
  “所以为什么你们不在一起?”
  好吧这话是我问的,当时我就是实在受不了他们一边说话还要一边好像在关心我一样的给我塞纸杯蛋糕,虽然好吃也不可以堆山吧!而且看他们说话就有满满的狗粮送上来,看都看饱了。
  然后,大哥就和Peter安静下来对视了五秒钟,再然后,两个人就亲在一起了……我表示自己并不想看到,但是,我还是举起了手机。
  “我以为你和Mary Jane还在一起……”
  “不,我很久前就和她分手了……”
  ……
  之后他们就聊的更开心了。
  回去的路上,大哥还特别嘱咐我说:“以后要叫Peter哥哥嫂子。”
  好吧好吧,叫就叫,就是求求你们,不要天天以我为借口出来玩啊!家风没有那么严吧!爸妈他们一看就是知道你们在一起了啊!
  一句mmp送给我大哥:)
  



  然后是我的二哥,就是那个已Oscorp的新副总。二哥喜欢上的也是Peter Parker,不我指的不是我的大嫂,是大嫂的二弟。天知道为什么Parker家和Osborn家都喜欢给孩子取一样的名字和不一样的中间名,母亲曾经向我透露,要是我是个男孩子她都已经想好要叫我“Harry Fourth Osborn”……
  话题转回二哥。如果说情商可以用卷子测试出来的话,我有理由相信二哥的情商可以轻轻松松拿到一百分,但是他自己碰到恋爱问题的时候情商极速下降。
  于是在二哥二十岁这一年,Gewn的照片也上了靶子。但是二哥还没有往上面丢飞镖的时候,他就和Andrew(Parker家的老二)在一起了。
 
 
  我的二哥在处理各种事上都可以算是雷厉风行,包括把前任副总赶下去。他可以算是一个完全的功利主义者,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可以算是不择手段。但是他的软肋还是长出来了,只要一提到Andrew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无论在哪里。
  他十岁去从纽约去伦敦上学,我去陪过他几个春假。每次他最期待的不是我告诉他自己最近怎么样了、家里怎么样了、纽约怎么样了,而是Andrew怎么样了。
  然后十八岁后,他从伦敦回来。和Andrew见面前还在和董事会的人开会,直接推掉叫自己的秘书Felicia主持。人就跑到前厅去见Andrew,还装出一种“我现在很忙你还来找我”的状态。两个人见面之后还玩着一个名叫“我们只是好朋友”的幼稚游戏,一个在伦敦的时候恨不得飞回来,一个人不在纽约的时候又恨不得飞过去。拜托,没有哪对好朋友见面拥抱时间要五分钟,还要努力的互相嗅对方身上的味道。谁要看不出这个双箭头多粗就是瞎了。


  二哥二十岁的时候,在我的引导下他终于正视起对Andrew的感情。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道听途说来Gewn是Andrew的女朋友,What!我顿时觉得二哥恋爱的时候就没有理智过,上次Felicia请假的理由是“陪Gewn去面试”他一定是忘记了。
  我怕我二哥以后都这样……
  所以第二个上靶子的就是Gewn了,但是放心,就算二哥想要扔,他手也没有力气去扔,能碰上墙都可以算不错的了。
  不过有一天我悄咪咪看到二哥在制作一个名为“如何让Andrew和Gewn分手然后和我在一起”的PPT后,我拨通了Parker家的电话。
  (通话内容大概如下:)
  “Andy?是你吗?”
  “是,Nora怎么了?”
  “……你喜欢Dane吗?”(Dane是二哥的中间名)
  “……嗯。”
  “那你现在最好快点滚过来告白,因为我觉得如果你也要像我二哥那样死傲娇的话你可能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再抱他了。”
  然后……当然是人赶过来了。还是前厅,还是一个楼梯上,一个门边上。
  Andrew从口袋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然后对二哥读了起来。我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因为隔着玻璃而且他说话声音真的不大),但是还是用手机捕捉到了他们又抱在一起的场景。
  又是一碗狗粮。
  再后来看见那张纸是已经被裱在相框里面了,褶皱的痕迹还在…不过好像是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就写的,年代久远而且字体还歪歪扭扭。
  



  不得不再次控诉我的大哥二哥。我实在不明白他们把我这个妹妹当成什么了,是一个出去约会的借口?只要带上我出门他们就好像不畏惧爸妈的目光。只要说一句:“我带Nora出去……”就好像他们硬是要出门爸妈还不让一样。
  脏话十八连送给大哥二哥。
  



  最后就是Asa了,我的三哥。
  校园生活中最为致命的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你有一个男神级别的兄长和你同校,并且什么都好(就是不会交朋友),在知道你们是兄妹后每个人都艳羡你,每个老师都说要向他学习啊……
  Asa就是这样的哥哥。
  我们俩差了三岁,差了两个年级,所以……我几乎就是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特别是两年前,所有人都看着三年级的Asa来一年级找我,从我手上接过便当盒,还露出一个微笑。我的同桌告诉我,没次他来的时候她就有一种看慢动作电影一样的感觉,心都被提了起来。呵呵,他只是今天又忘记把准备好的便当带走了……
  Asa十五岁的时候就加入了什么高智商协会还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都是高智商人群的地方,所以也就代表他完全没有必要和继续上普通中学,直接去大学都会有好多橄榄枝伸出来。但是他还是坚持和我一起去上学,义正言辞的说“为了保护Nora。”刚开始我还挺感动的,但是后来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上学不是为了我(因为会被欺负的怎么可能是我),而是为了Parker家最小的那个,Peter Tom Parker。


  这可能是什么魔咒,一个个的,像飞蛾扑火,就是要往Parker家找喜欢的人。


  如果前面两个哥哥是因为情商太高,遇到对的人就给拉低了,那Asa就绝对是因为情商太低不懂怎么表达……
  比如说送了他十几年巧克力的邻居家的女孩子,那可都不止要送巧克力都要把自己送出去了,但是他愣是只收下了巧克力说一句“谢谢”把人打发走了,不过没有在人面前把巧克力丢进垃圾桶都可以算是有提高。他可以和Tom讨论三年的公式,都决不说出一句“我喜欢你”,看到Tom向Liz示好的时候他也不说一句话。
  没次看见他跟在Tom后面我都想给他来一拳,看看能不能把人打清醒一点。
  不过还好Tom和Liz没有谈成(毕竟谁都不可能忽视一个身高183的长得很好看的电灯泡),不然我相信某一天Liz的照片也会悄悄上靶子。然后Asa会计算好抛物线什么的,用精准的角度把飞镖投到Liz的头上。


  我想二十可能也是一个诅咒,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二十岁的时候脑子开窍(无论是人为还是非人为)。


  两个智商加起来超过三百但是情商加起来不过五十的人,终于是共处于一个“屋檐”(实验室)下了。二十岁的生日礼物,Asa收到了一间自己的实验室,在他的大学里,所以他就邀请了同样在一个大学里的Tom。
  这次我什么也没干,我就是那天和平时一样从他们大学图书馆借了书去实验室看。然后正好看见Asa主动告白……emmmmmmm,不过他们说的字我都懂,但是我怎么就是没有听明白呢?但是看到沉默了一小阵后,他们又说了几个单词,就开始互甩嘴唇,一看就是成了。
  当然,我也默默举起了手机。





总而言之。没事为什么要让自己吃狗粮呢?做个普通的好女孩不行吗?









——
可以看做是论坛体的知乎版:)

评论 ( 16 )
热度 ( 231 )

© Jackie | Powered by LOFTER